服務電話:010-68570776 68570774
10萬客戶首選 21年品質追求
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 >> 行業動態 >> 落幕!國家級光伏扶貧工程將不再新增項目申報

落幕!國家級光伏扶貧工程將不再新增項目申報

來源:中國擬在建項目網    2020/02/20    
       據能源局統計數據顯示,截至2019年底,國家累計下達光伏扶貧規模19.1GW,幫扶貧困戶407萬戶,提前并超額完成此前2020年前幫扶200萬戶貧困戶的既定目標。

  隨著目標實現,光伏扶貧工程或將退出歷史舞臺。北極星太陽能光伏網獲悉,目前,國家級光伏扶貧工程,即由能源局、國務院扶貧辦牽頭下發的大規模扶貧計劃,大部分省份正在推進或收尾階段,今后將不再新增項目申報,但不排除地方政府繼續自行組織實施光伏扶貧工程。

  5年19GW

  2019年底,山西、四川、新疆、寧夏等多省區相繼發布消息,已全面完成“十三五”光伏扶貧任務。作為扶貧攻堅的重要措施,光伏發電為貧困地區打開一條由“輸血”到“造血”的自助性脫貧大道,并被列入“中央一號文件”。

  光伏扶貧工程的誕生最早可追溯至2014年,當年10月,國家能源局、國務院扶貧辦特急印發《關于實施光伏扶貧工程工作方案》,決定利用6年時間組織實施光伏扶貧工程,并且率先在安徽、寧夏、山西、河北、甘肅、青海等6省區30個縣開展首批試點。2016年,國家發改委等五部委進一步聯合下發《關于實施光伏發電扶貧工作的意見》,擴大光伏扶貧范圍,確定在2020年之前重點在16省471個縣約3.5萬個建檔立卡貧困村實施光伏扶貧,保障200萬貧困戶每年每戶增收3000元以上。

  頂層政策文件確定之后,國家開始分批次下發扶貧規模。2016~2019年,國家能源局及國務院扶貧辦共下發了三批次扶貧規模,共計超過11GW。

  事實上,除了國家直接下發的規模外,2017年多省區將當年光伏新增指標全部用于扶貧項目。據不完全統計,僅山東、山西、吉林、河北、內蒙古、遼寧、廣東、湖南8省區當年結轉用于光伏扶貧的指標就達4.7GW。

  5年19GW,光伏扶貧在發揮脫貧實效的同時,也為光伏終端市場的拓展提供了新的領域。

  值得重視的是,2017~2019年,在其他類型電站補貼三連降的情況下,三類資源區光伏扶貧電站補貼始終保持每千瓦時0.65元、0.75元、0.85元,遠高于其他電站。由此光伏扶貧成為地面電站、分布式電站以及戶用電站之外重要的電站類型,成為業內企業新的增長點。

  “326”政策拐點

  光伏扶貧電站在實施過程中,遇到的最大問題便是資金難題。在2016年《關于實施光伏發電扶貧工作的意見》中曾強調,鼓勵國有企業、民營企業積極參與光伏扶貧工程投資、建設和管理。

  在2016年政策的號召下,光伏EPC企業甚至設備企業均積極參與投建扶貧電站,“企業墊資——資產移交——政府以資產融資——向企業還款”,實現了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的雙贏。如中利集團,從2016年開始參與光伏扶貧項目,并在隨后將其作為光伏電站業務發展的重點。2017年全年,中利集團累計簽約2377MW扶貧電站,開工建設1283MW,開發建設總量列民營企業第一,被稱為“光伏扶貧第一股”。

  然而,企業墊資或難以避免部分企業為節省成本而偷工減料,造成電站質量隱憂。據國務院扶貧發2019年發布的《關于村級光伏扶貧電站發電情況的通報》,15696座村級光伏扶貧電站中,發電能力低于80%的占比37%,電站質量堪憂。

  為規范扶貧電站電站,2018年3月26日,國家能源局和國務院扶貧辦發布了《光伏扶貧電站管理辦法》,俗稱“326”文件!326”文件最大的變化之一在于資金變化,強調光伏扶貧電站由各地根據財力可能籌措資金建設,包括各級財政資金以及東西協作、定點幫扶和社會捐贈資金,光伏扶貧電站不得負債建設,企業不得投資入股,已建成的需使用財政資金回購。

  毫無疑問,“326”文件給扎堆扶貧的光伏企業一記重創,部分企業產生賬款回收難題。然而,面臨資金短缺的光伏扶貧也陷入了“想做而沒錢做”的兩難境地。2018年,寧夏、山西等地光伏扶貧推進困難,甚至因為資金短缺而退回了扶貧指標。2019年光伏扶貧規模收縮,當年下達的“十三五”第二批規模只有1.6GW。

  但不可否認的是,困境中,5年光伏扶貧工程超額完成了脫貧攻堅任務,也為產業扶貧探索出一條切實可行的路徑。

在線閱讀 | 下載 信息簡報 | 項目季報

更多>>擬在建|VIP項目

更多>>項目聚焦

更多>>投資動態

更多>>投資政策

更多>>經濟要聞

更多>>BHI視點

股票融资平台·杨方配资开户